白少修

腾讯:2959335344
微博:季玄德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刀剑BASARA】奥州【八】

没有人欢迎那位突然造访的「客人」,可却不得不欢迎。
——只是「欢迎」的方式,自然是依照主人家的性格来决定了。

————————
被叩响的门扉并未挂锁,来者象征性的敲了两下门板,便将没有阖严的门推开。只是迎接他的并非付丧神、亦或者想象中本该恭敬的审神者。而是锋利的刀尖,堪堪停留在鼻尖前。刀刃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灼了他的眼的同时亦是惊的后背冒汗。

他想斥责审神者的管教不严、却在对上那只苍蓝的独眼被剥夺了言语的能力。

停留于他面前的太刀握在那人手中,他看到对方挑起的唇角,随之锐气远离对方。那振太刀在对方手中灵活的翻转,每一下都仿佛要切入他的皮肉,最后刀刃一旋、那振寒芒敛入鞘中。狭长的兽瞳扫了他一眼,那独眼的主人维持着笑意,以一种极为轻慢的态度开口。
“Sorry,我以为是什么不长眼的毛贼擅闯了我的领地。”
——不过没想到政府派来的家伙、比毛贼还不如。

他感到被冒犯且为此愤怒,但却不敢吭声,只因那一瞬间锁定了他的杀气是切实的。真的会死,他的直觉这么警告他。
以至于对方盘着腿坐在上位,以一手支着侧颊俯视着他的时候,他都不敢表露出恼怒。

两侧的付丧神练度不高,但那种明显至极的敌意,清一色的按在刀柄的动作。他毫不怀疑下一刻自己便会被腰斩。他双手放在腿上端坐着,背部前所未有的绷的挺直。独眼的付丧神端着准备好的和果子与茶停驻在门口,以一种征询的态度稍抬首看向座上的主。

政宗回看过去,稍颔首示意他可以进来。于是烛台切将盘子放在居于下位的「客人」的案上,语气温和的低声安抚。有条不紊的依照着政宗的计划去进行。

—“政宗公一向是这个性格、希望你不要见怪。”
“不要紧张,品尝一下茶点吧?”

他这么说着,随之退回属于他的位置上,手抚上刀柄,无声的威胁着。
着实骇人的气势压迫、而这场谈判的胜者已经既定。或许在走出这座本丸的时候对方能够缓和过来,可若要做什么手脚。

伊达政宗又何曾怕过。

——————
一切都顺利的进行着,本丸的运行走上了正轨。政府本就理亏,又怎敢触这位明显区别于历史的「伊达政宗」的底线?
而审神者与刀之间的磨合也在这之中确立下来。

战斗,切磋。
这位政宗公的好战程度是他们有目共睹的,甚至于亲身经历。初拥人身而尚不熟练的付丧神,在练度的日益提高中自一开始的被压着打,到现在的互有胜负,已经是长足的进步了。

审神者的职业实在是太过于枯燥乏味。反复的出阵,面对固有实力的敌人,伊达政宗很快就厌倦了。除却偶尔道场的手合与地图开拓的随战、平日到也与普通的审神者一般无二。

而这样平淡的日常能够持续多久呢。
这是付丧神所担忧的,毕竟越是接触便越是熟知,那个人不会受政府的束缚,也并非牵扯了历史的羁绊。哪怕是被他戏称为爱刀的存在——

也不过是当做武器来称为,而非其他的意味吧。
他们这么想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维持着这「浅薄」的羁绊。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