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伏。

请勿在已经注明西皮的文下回复逆拆内容。雷生子。

君王(刘邦x刘季)


第二章.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刘邦说着,坐到了一旁的石头上,刘季只觉着心里发怵.坐在他面前的是未来他可能成为的样子,而他现在也不过是个有着小聪明的无业游民.方且二十多岁,距离人生转折点尚还有着数年岁月.

他仅是愣了会儿,便径自盘腿坐在了地上.

“谈什么?”

刘邦将他的冠饰摘了下来,半长的紫发散了下来却不扰其半分气质,他笑了.若是张良或韩信在,定然可辨别他作何打算.

那是算计.

“好歹同我一张脸,我怎可看着你碌碌无为.”

言止于此,刘季如今是琢磨不透这句话的,他不过是这沛县的一个地痞无赖,自认无他可教面前这贵人来图谋的.

——
倏忽数月.昔日的刘季被刘邦摁着做了番洗心革面的改造,刘季能怎样,他也很无奈呀,刘邦看着白嫩,但下手一瞬便可体会另一层面的皮糙肉厚,于其不痛不痒,于己,手疼的慌.

打不过,便只有小心周旋.

说是洗心革面,也不过是被灌输了些歪理,刘季也算是体会了,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全无心理障碍的阳奉阴违.

自然,不会太过明显.

刘邦便也权当看不见,他只稍稍给自己做了番伪装,算不得天衣无缝,但也不会教人细细追究.

刘季对于通篇大道理是深恶痛绝,虽心存大志知晓这道理是对的.
——可他他妈的就是学不进去.

刘邦也未曾迫他,照着子房训斥他的话改上半分便用来斥刘季,做的一副好老师样.看着刘季有怒不发的模样只觉有趣.

近来风声渐紧,隐约听闻消息传言始皇如何.
虽不许论,但偶有提及却也足够.

刘邦打算着,这时候,还差些.应当再筹谋些时日,他的出现影响了刘季本该有的路,所以,慎之又慎.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