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伏。

请勿在已经注明西皮的文下回复逆拆内容。雷生子。

大抵是人物理解一类的。

张良

他是个天才,笨拙的天才。
可以开创独有的能力,近乎于神,却又无法灵活的运用。
不。也不能这么说。大抵是,他从未想过把他的能力用往别的途径。
正直而孤傲的人。
他有着远超常人的智慧,而他的能力助长了他的智慧,他注定是一位谋士。

可以说他某些方面很死脑筋,他理解透彻男人的野心,却不明白女人的心理,大抵是不愿,亦或者,未曾试图去理解。
大概这就是情商低。

为什么会跟随刘邦呢,除了他帮助了他,是不是还有借此除掉大魔神王转世的项羽这一因素?
刘邦有他的手段,而张良的智慧与不善交际两个分明的特点,这大抵是他会跟随,亦或者说,被跟随的原因吧。

张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他失在了哪里,这是需要认真琢磨的。
我的理解尚且粗浅,歉。

孙尚香·末日机甲

我尚不明了这位大小姐为何会接受机甲改造。不过可以分析着来。

虽然官方态度暧昧,但刘备孙尚香官配早已经是公认的事,而刘备有个敌人,是曹操。
曹操和徐福进行了合作。
第一个吕布失控,需要人来克制,销毁。
进而出现了孙尚香。
我有个猜测,大小姐并非自愿,而是被抓去的。刘备之后的语音更改也有几分透露。
强制改造,诸多不配合,是以执念下总归有记忆残存,洗脑也清除不了的痕迹。
孙尚香仍是孙尚香,她的性格同原来无二。
她只是忘了所有的一切,但仍改不了骨子里的狂气。

AI是不会更替固有的思想的。
潜意识可以催眠,但不可以更替。

冰冷,无情,却有着残存的侠骨柔肠,只是对待的人不同。大小姐仍是大小姐。

狄仁杰

请容许我用一个词。
狐狸。
狄仁杰给我的印象便是这个,但却也不完全诠释,他有着绝对的手腕和魄力。
他亦是有着敏锐的感官与细致的观察力。

他忠心于女帝,对豪强的威胁一笑置之,最后将阴暗污秽翻出来一一处理洗净。
这为他招来除了暗潮汹涌的危险,更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声。

狄仁杰,无愧仁杰。

他的强迫症教他可以注意到许多别人无法注意的,洁癖可以让他将作案现场细细扫一边不遗落任何线索。

这手本事可以说是他的一大特长。

他曾落魄过,是以比谁都可以理解这苦楚。贴近民心。
他所有的冷静面对的是一桩桩案件,所有的无情面对的是罪犯。

公事公办,公私分明。
大抵搁现在就是那种上班给违规乞丐发罚单,下班作为一个公民给予援手的类型。

蔡文姬

重视亲人,稚嫩天真,不晓事故。

被曹操利用而不自知,甚至将真正的仇人当做崇拜的人,这么看来真的是有种莫名的悲哀。

她以后会不会知道呢?我尚不得而知。

至少现在的她是活泼开朗的。为了所谓复仇努力,为了所谓的小困扰而嘟着嘴说讨厌的小女孩。

她就是个小孩子,坐在胡笳琴上晃悠着腿,不时哼出几首小调,偶尔缠着曹操喊着孟德大人撒娇。

然后缠着典韦给她讲故事。

会在梦里跟生父交谈,或许她意识到了什么,却仍然装作不知,不去猜。

蔡文姬呀,她尚且稚龄。

嚷嚷着自己是美少女,在纵容下任性撒娇的小姑娘。

小乔

乐观,活泼,无拘无束。她聪慧而固执,娇小的体态下拥有着令人惊叹的勇气与毅力。
善良,且独立。
善于思考。
她可以和铁血都督辩论,亦可不因双生子的差别对待而心生阴霾。
她有着令人惊叹的乐观,而这与她的聪慧同等。
希望和奇迹是存在的。
这句话便是体现。
当然,她亦是调皮的,譬如那句喊话。
——体验下飞升的感觉.

貂蝉
舞姬,亦可说,武姬。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着。
所谓的喜欢亦或者感动,诸如此等的情绪。
都是为了活着。
一个美丽而聪明的女子。
她知道自己最大的筹码是什么,而她也可以完全利用那个筹码。
其实看背景故事就可以知道,貂蝉所做的一切,目的都很简单。

“活着”

她的舞是魅惑人心的,她的武,是不浮于表面的。
她喜欢的是龙,还是影子赵子龙。这是个问题。

我想她喜的那个人是影子。
可是影子已死。
她看到的,是龙。

赵子龙从不是她一开始喜欢的人,都变了。
貂蝉,可怜的痴情人。

白龙信

他的资料过于少了。唯有一句句拆来说。
他狂,睥睨一切。

“有种死人,叫屠龙者。”
“你的屠龙刀是把伪劣品,而且,哼,你也是。”

他重视友情,但亦可知那不可修复。
“破碎的身躯可以修复,友情,也是如此吗?”
犹疑低喃语气,迷惘充斥了整个语境,当时的他怕是不知如何自处的时候吧。到了那句人尽皆知的,“狐狸,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的时候,中间所生事变,可想而知。

那是对他的磨砺,走向傲气睥睨,长枪凌厉破万法时的过渡期。

他少年轻狂,亦是绝对的忠心。
他可因所忠之主随其踏破青丘。
亦可因忧友人盘旋三日不绝鸣。

对事分的极清,又有着偏执因子。

他总归是条龙。

武帝。

记仇而隐忍,崇尚力量,善于识人,傲,筹谋有策。
尚且年少因被人怀疑遭受不公待遇,她的复仇可以说是潜移默化,所有人都未曾意识到的。而意识到的时候,她便成了女帝。

她傲气,这股傲气在她年少的时候是看不出多少的,而到了最后才可窥那股子凌厉。

取舍有度,崇尚力量。大唐之人本身便崇尚力量,她便是以此取得信服,或许这么说太过笼统,是以手段缓缓驯服,最后才一举捕捉。她从姜子牙那里获取初期的力量茁壮成长,最后跟召唤师签订契约打败姜子牙。靠的亦是力量。

武则天的强大,可从李白的背景故事中窥出几分。

善于识人用人,狄仁杰便是一个例子。

筹谋有策,为唐太宗招揽贤才,所做的一切教人挑不出毛病。其实却是为自己打下基础。令人钦佩。

坚强独立而又拥有绝对的领导力的女性,无愧于帝这一字。

偷个懒拿我以前磨元芳皮时写的凑凑。
李元芳

官方给的资料中对于元芳的主要有几点,还有明眼能看出的几点。

1.魔种后裔
2.在长安之外,魔种是受到歧视的,所以在那之前元芳收到的歧视绝不会少
3.背景故事也说了他干过很多杂活,所以绝非什么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心里脆弱的人。那个飞镖也可以看出他臂力和腕力不差。
4.元芳很在乎工资评定。
5.元芳知道狄仁杰的一个秘密。
6.元芳的听力很敏锐

关于元芳在乎工资评定,首先背景也说了,他有父母和兄弟姐妹,而基于元芳魔种后裔的身份,他的亲人也为魔种后裔。而除了长安城【资料所言】,其他地方对魔种都有厌恶之意,故而他们会受到的不公对待有多少这个也就不言而喻了。

元芳在乎工资评定是要养家糊口,而不是买糖葫芦(…

关于狄仁杰的秘密,背景故事中有一段是狄仁杰同那女子封印了太古魔导姜子牙,女子离开狄仁杰留下的简略描写,当时元芳便想似乎有可能不妙了
会不会被灭口。

然后很快他想到了他曾经看到的狄仁杰的秘密,口不择言下为了保命自然下意识就说出了类似威胁的言语

“‘我记得你,还有你的令牌!如果我挂掉,我的弟妹会把这件八卦传遍长安城:令牌背后刻着的名字是……”

名字是谁这就是官方的神秘感了,由此也能看出狄仁杰大约是有喜欢却得不到的女子的,很有可能是因为身份差异,而武则天绝对信任狄仁杰,那么狄大人

嘘,我什么都没说。

所以扣工资怕什么啊!过分了就威胁,威胁不成,威胁不成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元芳绝对是个可怕的人物,我用背景资料的一段话给你们解释

“有对大耳朵的好处是,各式各样的谈资会主动飘来:像大陆第一舞姬貂蝉和她的心上人啦,最近又坑了老爹一把的刘禅少爷啦,剑仙和剑圣未来的世纪大战啊……啊,世上怎么会存在这么多羞羞哒的秘密!”

元芳可不是傻白甜,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还是背景资料的话

“但……总有些秘密,是你不能窥探的。知道的同时,也可能葬送一生。”

然后没什么要说的了,大致就是元芳同狄仁杰公事,背景资料他称呼狄仁杰为,那个男人,最后的对话我读出一股子很不对的味道,类似老狐狸跟小狐狸那种对对方心知肚明各有算计却不戳破的感觉。

最后。元芳深爱着长安,因为这是接纳了他的地方,所以若是为了守护长安,哪怕赴死也是心甘情愿。

然后我贴下他们的对话。

“我鼓起勇气大叫着威胁:‘我记得你,还有你的令牌!如果我挂掉,我的弟妹会把这件八卦传遍长安城:令牌背后刻着的名字是……”
“被看破情愫的男人反倒微笑起来,让人不寒而栗:‘你叫什么?’”
“‘元……元芳……’”
“‘知道秘密太多,会付出代价哟。元芳你怎么看?’”
“我付出了代价!他不会让握有他秘密的我有好日子过。现在,我得和那个男人一起,为了守护永远的长安城而战斗。”
“不过,我心甘情愿。”

范海辛白

这就比较难办,李白这个皮肤没有背景,我便只好依靠百度来。   
这个背景是西幻,依照叙述,他是个正义的英雄。职业是怪物猎人。

但同时,他是李白。

我猜想,啊当然,是猜想。
李白本身具有的特点其实就很符合这个范海辛。我是说历史。一个两极分化。依稀记得曾有人说过。

我知晓李白是浪漫主义的诗人,可我却也忘不掉他随身的剑沾染了人血。

范海辛是怪物猎人。

真要说,大抵是可以吟唱着对人说温和的话语,手上却可以把剑送入人胸膛。

严肃些便是,有勇有谋,具有西方帅哥的魅力。武力值极高。

他与德古拉为敌。

也就是说,他的冷漠,绝大多是是给“怪物”,因为他既是怪物猎人范海辛,却也脱离不了李白这个固定人设。

只是,他先是范海辛,其次才是李白。

照旧偷懒,以前披刘邦时写的。凑凑。
刘邦

『无视信仰,注重利益。
   利益可以收买我,暴力可以解决你。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刘邦,利益至上。
“春风吹又生,斩草要除根。”
做事果断狠绝。不留祸患。
“个子矮,就别怪我多踩两脚。”
雪中送炭?笑话。你若饥寒交迫,我便泼盆水教你冷的更彻底些。除非
你有那本事可为我得利。
你若遍体鳞伤,未曾撒把盐都是我最后的微末仁慈。
“简直无情。”
情义是我令你助我的筹码,而非教我助你的凭借。
“良心是什么?能吃吗。”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
——没良心。
“从不伤天害理,偶尔拆塔收割。”

从不做那秦王暴行,纵然行事当真做了,你当我会教你知晓?
旁人唯见我划一座座城池于靡下。
但这血,总归是染上了。
从不叫人知晓所谓“伤天害理”
子房也不可能教我如此。
不客观的说,我是个好人。
客观的说,我从未把自己当过好人。
自布衣至君王,改不了的脾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纵然如此,条款仍然需要明了。
那些大人们利用我谋利,而我所获得却微乎其微。既然如此。那我便反了那些大人,自个儿做主。
信仰?狗屁都不是。
“爹,您瞧,我同那刘老二谁更有出息些?”
“为帝王应端德行,管这管那,老子还是帝王?”
——“刘季这名儿,也是你唤得了的?”

以上是双面君主以及史向的微末理解.

德古拉.

极其自恋乐于撩妹。
嗜杀,凶性极重。
喜欢具有挑战性的猎物。
蔑视教廷所谓的正直,桀骜不驯。
极为随意。只要是血,都不挑食。
对自己的故事感到极为骄傲,或许仍存着几分睥睨。
“呵,回家喽? ”
抓不到我,那我就,回家咯.
真正的贵族,长生的滋味。

圣殿之光

教廷的骑士长,条例皆了然于心却极为随意的对待所谓规矩,于敌带着几分凛冽决绝。

——不甚了解,仅如此罢了。

我觉得刘邦合该是笑着的。

无论是地痞似的流氓那样的笑,还是阴人时狡黠的笑。亦或者是为王时肆意桀骜的笑。
可他总归是有低谷的。
——我总是固执的认为,刘邦会笑着跟低谷说。老子干你娘。然后走出低谷。

他合该是笑着的,无论是虚伪奉承,还是意气风发。
他都该是笑着的。
我甚至不愿意想象他蹙着眉抿直了唇线发愁的样子,亦或者是狼狈崩溃哭泣的样子。

——他真适合笑。他笑起来真好看。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