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少修

请勿在已经注明西皮的文下回复逆拆内容。雷生子。

李白自戏。

*明月天涯

——我名.李太白.
妄称道.青莲剑仙.

明月皎皎.风舒清妄.当是饮酒好时日.只可叹.某空有好酒.无知音.长剑别在腰间.锋刃赤光显.只道那群人若蝇虫饶人兴致.作恶多端又来寻仇.仇?甚么仇?

——不过死得其所罢.

“哈哈哈——”
“大河之剑、天上来!”

刀光剑影绘明月.踏步远去.这蝇虫.总归要灭.亡者.皆为黄土.酒液如绸缎.倾入喉中.既酣.那李某便先行一步.俄顷风定云墨色.雨水冲刷血色尽.

醉否?
我便道.
酒不醉人、人自醉!

“来干、来干——!”

执剑题诗.面帝颜.这长安繁华若锦.值得停驻.便如此定居.吾识吾友.当得知音尔.一石桌.一壶酒.两杯盏.折花道吾友.执念.可当真过重.倒不若我.自在逍遥.

——你道你自在逍遥.
——…自然.怀英有疑?
——无人当真可如此.李太白.你自知.

知我者.当如狄怀英…!
青莲剑仙泯.紫发代棕发.笑出泪来.肆意洒脱.此后再无真心笑靥.年少剑仙已死.唯有这身负血仇.身负重任者.千年狐.青丘主.

我道可于青丘证永恒.却眼见那群人踏破青丘.弑我子孙.毁我修为.白龙.白龙.去他妈的白龙.韩信.再见为敌——!软弱做那青莲剑仙.道我自在逍遥.

——自在逍遥?
『李太白.你自知.』

狄怀英.果真不愧你鼎鼎大名.自此无剑仙.掌覆木质桌面轻敛力拍下印上掌印.铭字其上.便道当归.

『吾友.再见无期.』

转身踏步一如入这长安之姿.只是不见了紊乱.稳稳踏下提身借那瓦砾之力跃向远处.几步踏出身形隐于黑暗.此去无期.敌死方归.

“永恒与刹那间.隔着我和我的剑.”
如此.以剑决.

——我名.李太白.
妄称道.青丘主.千年狐.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