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少修

请勿在已经注明西皮的文下回复逆拆内容。雷生子。

【邦备邦.邦信】短篇

梗为眼睛在十天里逐渐变为喜欢的人的瞳色,十天里不能在一起就会失明

*备→邦⇔信
*人物是官方的,OOC是我的
*刘备视角

晨起洗漱日常为夫人梳头.待得闲暇保养火铳之时瞥见夫人瞳子却见隐约赤红.随而便似觉出什么隐去.登时一怔微摇头权当自己眼花.

哪知出门便闻听传言.暗恋之人的瞳眸会化为被暗恋者瞳眸颜色.十天内若是不在一起.便会失明.

人过来细细看了自己的眸子.登时心下一紧.掌心渗出细密汗水.虽可当上政治因素.若非经历王者峡谷诡谲战役自己怕是不会如此紧张.半晌却见人撇撇嘴说并无变化.松了口气故作轻松安抚.

“可能是因为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吧.”

索然无味的战斗.几次匹配遇见那人亦是遇见了汉初三杰的大将.紫眸中的琥珀色.琥珀眸中的紫色.预兆着什么无比清楚.斗笠压的极低.蓝色长发垂掩瞳眸苦涩.

同眸色相和的赤色美瞳覆盖虹膜.镜中原泛紫赤瞳复归赤红.刺痛灼的头脑都开始发昏.理智的喧嚣被放大格外清晰.它告诉自己.

这是不对的.不对的.

血亲便可.不可奢求了.断了这心思罢.设置早早设为定向释放技能.战斗时自有召唤师来操控.至于日常.慢慢来.慢慢来罢.心里自知暴露不过迟早的事却仍是妄想蒙蔽.不知能蒙蔽多久.

说到底不过是自己卑劣根性罢了.

一日.两日.三日...
视线中景致愈发暗淡下去.模糊不清.瞳眸中紫色愈发清晰.至了第十日.所视已是一片黑暗.

走在路上的步伐都是小心翼翼.耳边听闻着各路消息.谁同谁成天作之合与自己何干.哪怕是其同韩将军.

“玄德祝祖宗同韩将军.苦尽甘来.”

瞳眸涣散依声辨别方向拱手.唇角弧度未变.祝福话语从善如流.心口刺痛再未传来似是寂灭.归府.

面色如常举措除却谨慎些许别无他恙.若非同那善恶怪医遇见怕是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被揭穿.其言目中之物少带为好便将所有粉饰撕碎.

——刘备失明.

夫人怨色委屈怒火尽皆承下.后果早已经预料不过来得太快罢了.暗紫覆盖赤红.不过失去双目.不过受非议些许时日.忍忍便过.

咬定了曾恋慕女子为紫色瞳眸之理.不过早已经逝去.漏洞百出的谎言却也足以抵消流言蜚语.

总比得上恋慕血亲来得好.

销声匿迹.

评论(1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