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少修

请勿在已经注明西皮的文下回复逆拆内容。雷生子。

【斑因斑】君临臣下【正文开始】

斑收到了他那位主的召令。

他看着手里的卷轴,眸光闪烁,心下却是有些复杂。
他臣服的主,是他只可仰望的存在,纵然如今被时光消磨了几分实力,亦不是他可比拟的。
墨眸中划过些许暗色,手掌收紧攥紧了手中的卷轴。

相差不远了。

“族长,现在就去还是…?”

耳侧忽而传来仆从小心的提醒。
斑回过神来,沉嗓令道

“现在就去,不必准备。”

毕竟那人从不在乎如此虚礼。

————————

宫殿堂皇,烛影微震,于阴暗之中,那人居于高位,素白衣袍一如史册书写那人征战时装扮。

——亡鸦不渡寒塘惧其绛衣共雪尘

征战杀伐剑刃滴血素白衣袍仍不染丝毫尘埃,便是此人绛衣修罗之称缘由,墨发如瀑未曾束起因其慵懒坐姿却是炸起些许,为那人冷峻面容增了几分凡尘气质。

愣怔一瞬撩下袍摆单腿屈膝跪下,双手抱拳垂首掩去眸中翻滚欲望,唯恐自己隐藏不住提前动手将人摁至身下。

不知何时有了这般不敬君主之念,许是天生的那股子征服欲作祟,亦或者是因其清冷气质实在有种令人玷污破坏欲望。
这种情绪只对两人出现过。

一人是眼前之人,另一人,是千手扉间。

“不知君上唤臣来所为何事。”

竹简坠地清脆声响起,拿起展开略扫一眼表面肃穆仰首同其对视,嗓音低哑吐露话语
“长期开战并非好事……”

因陀罗蹙眉扣掌俯视下方那人,唇角弧度如此明显却在己身面前故作忧国忧民模样,沉声断喝打断那人话语。

“你喜欢战斗,故而派你去。”
“近来南贺一带愈发不安分,你挟人去平复骚乱。”
话语顿下片刻
“若是不需我出手你便能解决,要求便由你提。”

“君上既言,万不能反悔。”

“自然。”

斑得了此言自是告退转身便走,虽知其许诺如此大的好处自然危险不会少,可宇智波斑,何时怕过什么。

因陀罗见斑离开后,沉思与疑虑充斥双眸,若是斑的话,说不定可以。

【神树,似乎被触动了。】

绝不能让神树会聚,若不然,无人可以掌控的神树不知会造成何等浩劫。
而这些,阿修罗都不明白。

阖眸倚近软榻阖眸养神,殿门紧闭室内却倏忽出现一抹风,将烛火尽皆熄灭。殿内陷入一片黑暗。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