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玄德

微博:季玄德
打游戏现充惹。
游戏战刻/茜色/fgo/刀男/阴阳师
台服战刻欢迎找我代肝!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刀剑BASARA】奥州【七】

“您还不休息吗?”

烛台切看着单手支着脸颊思索着什么的政宗,他已经维持这个姿态很长时间了。夜幕愈发暗淡,烛火悄无声息的点燃。烛台切把烛台放到案桌一角,以便于照亮桌上的文件,不至于伤眼。

“已经很晚了、您该早点休息。”

他这么劝说着,将散落在地上的废纸收拢进纸篓。在周遭基本上清理的差不多干净时,又再次端端正正的跪坐在案桌前,稍稍颔首,是极为标准的家臣姿态。

大抵是终于听见了动静,政宗的视线自纸张上移开,抬起头看向面前端坐着的付丧神。察觉了他的视线的付丧神倒是大方的与他对视,极为认真的以温和的声音说着,分明是重复的催促却让政宗生不出不耐的情绪。

“熬太久对您的身体并不好、”

无论怎么说也是关心的缘故。他抬手按了按额角,撑着桌沿起身走向门口,默不作声的拉开拉门,随之侧头看向烛台切。付丧神维持着那副端正的模样,政宗转回头,迈开步子沿着回廊走。

“的确是时候休息了、不过还有些事要做。”
——“跟上来。”

付丧神看着政宗兀自离去的背影,撑起身站稳,那个背影停顿了一下,政宗回头看向他,蹙着眉。
“磨蹭什么,快点。”

“是。”
烛台切好脾气的回应着,迈开步子前他瞥了眼桌上的纸张,被墨水涂抹的黑一块白一块,看不出内容。政宗公似乎是很焦躁的样子,他这么想着,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目的地是锻刀室。

他看着政宗将一份份材料丢进去,随之挨个加速。一振振刀剑被锻造出来被放到一边,不曾召出付丧神。却并非不闻不问。每一振新刀出现,政宗都会侧头问他这振刃的名号,再将刀刃出鞘,屈指轻轻敲击刃面。眼里是纯粹的欣赏,不曾开口赞叹,却已是最大的认可了。

政宗公啊、
烛台切这么喟叹着。无论是哪个世界的您,都有着让人尊敬的地方呢。

委托符完全用尽。新刀与重复的刀分成两堆,政宗思索了下,拿起那阵刃身龙纹的刀,大俱利伽罗,他记得这振刀与这里的「伊达政宗」颇有渊源。

“cool。”

他勾起唇,心情显而易见的好了不少。重复的刀剑被他放上链结用的台子,分解成几颗不同颜色的珠子。可有几振不同。

「我」是不同的。

烛台切看着被留存下来的重复的刀剑。这么想着。
「烛台切光忠」,是不同的。

“明天通知目前本丸内的刀剑吃完饭后庭院集合,我有事要说。”

这是政宗留给他的最后一条命令。而被留下的几振太刀,刀鞘此时已经被放进六爪之中,而刀刃好端端的放置在刀架上,在月光的笼罩下反出银白色的光。

——
第二天烛台切起了个大早,昨日被召出的付丧神亦是许多都已经早起,或是坐在长廊下,或是在庭院中走动。烛台切将政宗吩咐的话一一告知,便匆忙赶往厨房。

多出这么多的付丧神,只由歌仙忙碌定然是不够的,他推开并未关严的门,却见到了并未想过能看到的人。登时愣了一下。政宗看向突然闯入的付丧神,手上切菜的动作未曾停滞半分,分寸掌握的极好,切成丝的萝卜均一整齐,他垂头,侧刃贴着菜板将萝卜丝托在刀面上放到盘子中。

“来的正好,过来帮我,我记得你厨艺不错。”

烛台切光忠愣了愣,随后笑着回复了声是。
是一个无比忙碌却又充实的早晨。胁差们帮忙将案桌摆好,而每份早餐都由自己来取。

正所谓食不言,寝不语。
烛台切将己身那份中最后一口团子咀嚼吞咽,抬起头便注意到早已用完餐的政宗在思索什么。大概是初来乍到的关系,这一餐无论是谁都用的十分安静。

直到放下筷子的声音截止、为这一餐划下句点。前期本丸刚刚开始运转,这么多刃还是太过难以周转来了。但政宗公选择锻出他们想必是有自己的思量的。所有付丧神都难得肃穆的抿紧唇等待「大将」的发言。

“……噗嗤、这么严肃干什么?我会吃了你们不成。”

政宗看着付丧神们的表情,笑出声来询问着。凝重的气氛被打破了许多,他站起身将桌上的碗筷与厨余垃圾收好端起。

“收拾桌面、然后去换出阵服。马当番五虎退和小夜,种田的话,药研和平野,手合鹤丸国永与蜻蛉切。”

“除内番人员外所有没有安排的人,更换完出阵服庭院集合听我安排。”

——“Do you understand?”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