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玄德

微博:季玄德
打游戏现充惹。
游戏战刻/茜色/fgo/刀男/阴阳师
台服战刻欢迎找我代肝!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如果有一天我让你杀了我,你会怎么做,光忠。”

听到这句问话时烛台切在准备出行要用的东西,虽然依照政宗的话来说准备太多也用不上、但周全一些总是没错。他收拾东西的手顿了一下,抬起头看向政宗,面上难得没带上平时的微笑,政宗则与他对视,挑起唇角笑的恣肆。

——“你的答案呢,My lover。”

烛台切低下头,将最后一样东西整理完毕,拉上拉链。方且站起身来看向政宗,唇角恢复了以往的弧度,笑的温和。却未曾到眼底。他以和平时无二的语气回复。

“我会杀了您。”

政宗挑了下眉梢,没见丝毫恼意,他不再倚着门槛和烛台切对视,他伸手拉着烛台切的领带下拽,迫使对方低头。
“Why?”

那双没有遮挡的金眸是刀剑的凛冽,看向他时却柔和了许多,付丧神顺势垂首亲吻他的唇角。
“因为那是您的命令。”
「所以无论如何都会遵守,即便是杀了您、」

他这么想着,听见了来自主、亦是恋人的嗤笑声,一只手揉上他后脑的发。他听见对方的夸赞。
“乖孩子。”

唇舌交缠时,烛台切阖上眼搂上政宗的肩。将最后的思绪泯灭于此。

「而那时亦是烛台切光忠断刃之时。」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