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玄德

微博:季玄德
打游戏现充惹。
游戏战刻/茜色/fgo/刀男/阴阳师
台服战刻欢迎找我代肝!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我偶尔会想起他。
「那位大人。」
————————————

悬在窗沿的风铃被路过的风轻轻吹动,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他的思绪被叮叮当当的响声打断,那只异于常人的金眸动了动,视线落在窗外,那是全然暗淡下来的夜色。

他握着手中的长杆烟枪,轻轻磕了磕桌沿。那是记忆中的那位大人暮年最喜的行为。如蜜一般的金眸因着这样的回忆而微微眯起,唇角挑起了些许弧度,笑意就那样自然而然的被带了出来。

「那位大人啊……」

这是他作为人类生活在尘世不知第几年,在离开那位大人,又再次以人类的身份回归时的第几个年头。即便是付丧神、也只不过能保留些许最为深刻的记忆。

——或许这便是您说的老了、吧?

他低笑着,若有所思般的想着。对于尊敬的那位大人、为何要这样称呼…?啊、太过深刻的名字或许还是少提起为好。
只要对此铭刻在心,对于赐予「烛台切光忠」名字的人。

残存的回忆实在是太过细碎,稍自角落里翻出些许细节,便足够喜悦很长一段时间。他阖上金色的眸,手中仍捏着有些破旧的长杆烟枪。

想起获取名字时的喜悦,想起被持有战斗时的振奋。
——如果能够早些、被您获取,是否我也有陪伴至最后的资格呢?

“政宗公啊…”

他睁开了眼,那杆烟枪被他妥善的放好,随之站起身将夜色阻隔在玻璃窗后。
静谧过头的黑暗中,了无声息。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