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玄德

微博:季玄德
打游戏现充惹。
游戏战刻/茜色/fgo/刀男/阴阳师
台服战刻欢迎找我代肝!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烛政。纪念名朋戒指、达到了政宗公编号的天数。

*烛台切视角。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

早上刚起来的时候,身旁的人尚且困顿的打着盹,在己身想要去叫醒对方的时候,对方拍开了己身的手,随后抬手将蹭到左眼的乱发蹭到一边,翻了个身将被一拽睡得更熟了些。

……啊呀、这下这就有些舍不得叫对方起来了。

所幸审神者需要忙碌的事通常都是可以被代劳的,那么今天稍微擅作主张的去帮忙处理一下、之后再和政宗公请罪吧。即便知道最后肯定不会被怪罪,大概这就是认识到己身是被宠爱着的有恃无恐。

稍微俯下身来贴近对方的侧颊落下一吻。

“早安,政宗公。”

低不可闻的这么说着,便心满意足的笑弯了眼,小心得脱离了温暖的被褥,顺带着为对方掖好了被。这几天因批改公文而熬到凌晨,对于人类的躯体负荷的确是太大了,那么今天就让对方多休息一会吧。

路上碰到了同样早起的各位同僚,一一问过早后便径自前往了厨房。该做些什么就是值得犯愁的事了、初步处理了下食材,思索了片刻方且动手料理。

成品完成后也未曾过多的去欣赏,大抵是绝对的自信吧,给政宗公的东西绝不可能不完美。用纸盒包装好后方且哼着歌开始准备早餐。

本丸中现有的人已经足够多了,不过幸好有歌仙和长谷部君的帮忙,不然还真是个大工程。

将纸盒捧在手心,回到房间时对方仍然在睡,呼吸平稳而悠长,仅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就觉得幸福的感觉充斥在心脏,大抵会露出十分不帅气的表情吧、被对方说己身笑的好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那是政宗公啊、在他面前,即便再怎么不帅气,也无所谓。

“该起来了哦?政宗公?”

手扣住对方的手,另手稍稍使力推了推对方,这次并没有得到第一次那样的反应,看起来休息的差不多了。那只比己身更锋锐的金色独眼因着刚刚睡醒的困意柔和许多,而在对方完全清醒过后便锋利起来。

近乎是熟稔的凑前同对方交换了个亲吻,交错的手指扣紧。搂着对方满足的蹭了蹭对方颈窝方且坐正,好似之前那些孩子气的行为不是自己做出的一样。

“该吃早饭了,政宗公。”

—“我爱您哦。”

嗯、这样子红着耳朵反驳我『突然说什么』的政宗公、真可爱啊。

评论(1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