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玄德

微博:季玄德
打游戏现充惹。
游戏战刻/茜色/fgo/刀男/阴阳师
台服战刻欢迎找我代肝!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刀剑BASARA】奥州【五】


烛台切光忠没有跟对方提出在此打理形象再出去这种过于麻烦的请求,政宗站在一旁,双手抱臂把早已收入鞘中的太刀抱在怀里,等候付丧神整理完毕。

烛台切将自己的本体刀捡起来收入鞘中。稍稍拍打了下身上的灰尘。便吐出一口气看向他此后将要追随的主,微微颔首,唇角勾出的弧度亦是恰到好处的温和而不疏离。

“我打理好了、政宗公,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政宗打量了下眼前的付丧神,迈着步子绕着烛台切走了一圈,到了他背后驻足。烛台切感受到对方的手用不轻不重的几道拍了拍他后背的部分,衣服被轻轻拉扯的紧绷感让他有点紧张的绷紧了身。

政宗将对方背部的灰印拍打掉,折起的燕尾一并拉扯平整,觉得顺眼多了才径自走在前头,战斗让他心情愉快了许多。对方的招式虽然稚嫩,但也不过是欠缺战斗经验的缘故,此后有了好的对练对象,对于他便是足以高兴的事了。

他抬手对后方比了个跟上的手势,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些许愉悦的轻快。

“先熟悉本丸。”

烛台切抬手拂去落在肩上的樱花瓣,跟随在政宗身后。迈出拉门时他回头看了眼身后遗落的樱花瓣,微不可察的低叹了口气。

『……等熟悉完毕回来打扫干净吧。』

他这么想着,习惯性的握紧了本体刀。以此来缓解有些紧张的心态。

审神者为政宗公,这理当是值得开心的,而己身不过是占了先一步锻造完毕的好运气。——虽说被政宗公握在手中战斗也很好。然而毕竟是没有意识。

他的视线长久的停留在前方行走的人的背影上,些许恍惚的不切实际感落定,化作充盈在心脏中的喜悦。即便并非己身所知的那位政宗公、但仅仅是伊达政宗之名,亦是让他感到开心的。

异世界的政宗公、和己身的旧主有什么不同呢…?旧主与现主都是政宗公,啊、真是幸运的事。

毕竟承担了奥州笔头这个名号的伊达政宗,无论是哪一个,哪个世界,都必然是优秀的。尊敬着伊达政宗的太刀付丧神真心实意的这么想,带着些许固执。

他跟随着政宗走遍了本丸,小夜和歌仙方且出来便看到这幅景象。本灵遗存给分灵的记忆中烛台切光忠是十分在意形象的刀,至于在意程度、难以言喻。而他们却看到那振太刀难得的不帅气的样子。

虽说衣装依旧整齐,但不正常的褶皱与微乱的发型便足够让人惊讶了。不过、按理来说应该是两振刀才对,歌仙这么想着的同时,便见小夜长久的看着某个地方,他循着小夜的视线看过去。

是一振再熟悉不过的刀,他有些惊讶。毕竟前期本丸空旷,可以锻出两振相同的刀的几率着实低的很。短刀眼里带着些许微不可察的羡慕情绪,付丧神被初次召唤对审神者的依赖与信任,会使得他们想去亲近审神者。

歌仙大抵明白烛台切的形象之迷了,他不禁有些想笑。大概这是『政宗公』才能有的的本领吧。他牵起了小夜的手,领着他走向政宗所在的方向。

“去打个招呼吧、和烛台切。”

小夜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扯了扯衣襟兜住衣服包裹的果实。

“好了、差不多到此为止。”

政宗这么说着停下步伐,身后的视线虽然凝视一段时间便移开,却依然让他有点不舒服。然而并无恶意这一点倒也不至于让他反感,他听见了脚步声,微微侧头便看见逐渐走近的歌仙和小夜。

即便未曾吩咐,但二人依然是自发的更换上了出阵服。

“Ah...歌仙,小夜,来的正好。”

政宗这么说着,视线转而落到一旁的付丧神身上,他顿了顿。

“烛台切光忠,新入阵的刀剑,你们之间应该认识。接下来的话、”

他将屈指轻轻扣了扣怀中太刀的刀鞘,发出些许清脆的敲击声,初次手合时这把刀的趁手程度领他满意至极。他微笑着的神情因着一旁付丧神,带上了几分戏谑的意味。

——“这一振、我的刀,烛台切光忠。”

一语双关的语境对于歌仙他们来说再正常不过,毕竟是与政宗公有关联的刀。能够以那样的宣告说出来再正常不过,而独眼的付丧神微不可察的蹙了下眉,他再次深刻的自我检讨了一下。

自己是不是哪里惹到了政宗公、总觉得似乎被重点关照了…?

惹起他这个猜测的人则若无其事般将刀往腰间一挂,前往出阵的地方。政宗打了个响指,用带领伊达军时惯用的语气扬声道。

—“既然已经明白了规则、那么……”
“Let's party!”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