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玄德

微博:季玄德
打游戏现充惹。
游戏战刻/茜色/fgo/刀男/阴阳师
台服战刻欢迎找我代肝!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刀剑BASARA】奥州【三】

漫长的三个小时,政宗稍微去处理了一下本丸中的事宜,顺便用现有的材料去制作刀剑要用的装备。在材料足够的前提下,政宗思索了下依照手册将材料配比输送灵力来凝练刀装。

一个又一个的圆球出现,五金三银二绿。可以说是不错的成果了,他将金装交给了歌仙,让他和小夜来分配,随之去询问狐之助。

“购置物资的地方在哪里。”

式神空洞无神的双眼缓缓恢复了灵气,自失去意识的媒介状态中脱离,它弯起眼。对于政宗的询问给予了答复,对于强大的新人政府一向是优待的,更何况面前这位身份特殊。

它的脚爪踏了下桌面借力跃起到政宗的肩上,颇为亲昵的蹭了蹭他的颊侧。政宗蹙了蹙眉,却也没说什么,式神的躯体的毛绒触感不算差,更何况也并无恶意。

“大人想要购置东西的话可以前往万屋,无论什么东西那里都可以找到,大人的初始资金已经送到邮箱,请不要忘记取出。”

他微微颔首表示知道,随之抬手去捏狐之助的后颈将它从身上拎下来,示意它带路。

歌仙领着小夜熟悉了下本丸后便被审神者交付在手中的金色刀装一惊。毕竟前期总归是有不熟稔的情况,极少有人会在这种时候便可以用上金刀装。不禁有些担心。

—政宗公该不会把本丸的资材消耗掉了吧。

他这么想着,步履匆忙的走向锻刀室。锻刀位上明晃晃的两个逐渐减少的数字首先映入眼帘,看起来本丸会增添新的战力,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是与政宗公渊源颇深的那几振。

他点数了下资材,因本丸先天的条件优厚而感到放心了许多。

「别浪费了你的刀,歌仙兼定。」

他突兀的想起这句话。的确,政宗公是爱刀之人呢。就好像曾经同细川交谈时,对于刀的种种言论。也是另类的风雅。

成为己身审神者的政宗公看起来还年轻,难道是政宗公年轻的时候吗,可自发色与瞳色来看并不相符。不过如果对方想说早就说了,这种时候先去熟悉如何使本丸更好运作才是初始刀该做的。

因为别的事而耽误正事可不是雅士所为呢。
歌仙这么想着。

“之定。”

一句稚嫩的称呼将他的视线吸引过去,小夜看着他,身上已经换上了内番的服饰,他顿了顿。

“怎么了吗,小夜?”

“在那边,发现了柿子树。”

小夜指向了某个方向,向来有些过于阴郁的表情染上了些许柔和的情绪。歌仙笑了起来,他和对方共事许久,对方某种意义上算是他的前辈。嗯、不过某些时候也会小孩子一点的。

“那么我去拿工具,将它移植到田地中吧。”
——“等到柿子成熟的时候,要不要来写俳句呢。”

政宗回来的时候便看见了本丸中的景象。算得上是生机勃勃,初来的时候,虽然植物与装置都崭新且富有生机,可太过模式化了。啊、现在算是有点家的意思了。

土地被翻弄过的清新气息,以及似乎是被擦洗过的地板,个别植物细微的改动。无论怎么说,能在他离开不过两个多小时里做到这么多,已经十分了不起了。

他将特地去万屋而定制回来的衣服与盔甲抱在怀里,与六爪同款的刀套亦是挂在胳膊上。在他回到属于他的居室的路上,碰见了那两振刀。自诩雅士的刀洁白的内番服已经被沾上了些许泥印,而短刀的手上也有着凝固的泥土的痕迹。

他蹲下来,将衣服放到一边,握着小夜的手将泥印搓掉些许。随之对歌仙招了招手,在对方半蹲下来的时候抻臂在其束好的紫发上揉了一把,而蓝发的短刀亦是收到了同样的待遇。他微勾起唇角,低声说着。

“Good boy,辛苦了。”

随之也不管楞在原地的刀剑,将衣服抱起来回到了他的居室,他把那套他再熟悉不过的衣服换上,除了鞋尚且需要时间适应,其他的部分都可以称作完美。而属于他的武器,总会有的。

那么现在该是查看惊喜的时间了。

他这么想着。

门外的歌仙在他被揉头的时候就愣住了,而在那句夸奖自年轻的政宗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他便涨红了脸。付丧神被召出时便对灵力所属有着忠诚与信赖,而这种夸奖显然是再好不过的鼓励。

樱花瓣在他的周身落下,而小夜亦是,他握着刚刚被政宗握在手里的那只手,最后呼出一口气。他抬手轻轻扯了下歌仙的衣袖。

“之定、去换衣服吧。”
“新的同伴似乎要来了。”

在他们离去的时候,政宗便走出了居室。虽然对于本丸的樱花树还没开花,而廊下便出现了樱花的花瓣而感到疑惑,却也未曾停留过久。他大步走向锻刀室。

锻刀位上的数字仅剩十几秒,而更快一点的那个在他的注视下归零。一把太刀自火焰中显现,他将太刀拿起,暂时没去注意另一个位置的情况。灵力传输进去时是一如既往地光芒。

对于这种大变活人已经适应许多的政宗甚至有心情后迈一步躲开溢散的花瓣。

—“我叫烛台切光忠,名字的由来是杀人时斩断了一旁的青铜烛台…嗯、果然还是不够帅气啊。”

他看见了那名刀剑男士的模样,金色的瞳眸与己身相对之时,他看到对方瞳孔的骤缩。而那与自己一般遮挡的右眼更教他提起几分兴趣,是对旧主的模仿吗。他看到烛台切看到己身时的惊愕,些许恶趣味自心头涌了出来。

政宗双手交叠抱臂,唇勾勒出一个弧度,灰蓝色的瞳眸同其对视。

“All right.礼尚往来,奥州笔头,伊达政宗,看起来你认识我。”

对方当然认识他,政宗对此心知肚明,只不过认识的是历史上的伊达政宗,而不是他这个异世界的伊达政宗罢了。

烛台切是没想过自己还能够看到政宗公的,即便他很快意识到对方并非己身熟知的那一位,而付丧神些微的神性也足够让他分辨出对方没有在说谎,那么,面前这位也是政宗公,是没错的。

他下意识的用拇指摩挲了下刀柄的顶端,唇角勾起温和的笑,他看向对方,也看透了对方眼中的戏谑。却只是轻轻巧巧的说了一句。

“请多指教,政宗公。”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