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玄德

微博:季玄德
打游戏现充惹。
游戏战刻/茜色/fgo/刀男/阴阳师
台服战刻欢迎找我代肝!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刀剑BASARA】奥州【一】

*战b政宗注意
*政宗本丸设定
*有cp向。是一振目的烛台切光忠
*全文无刀解碎刀情节,可能出现链结情节。链结方式为提取灵力团塞【?】刀剑嘴里。
————————

“OK,I see.审神者是吧,那么、我该怎么回去。”

伊达政宗抱臂垂头看向停留在前方的会说话的狐狸,这么询问着的时候侧身看向身后,蔓延到山脚的小道仿佛看不到尽头。他当然知道这不过是个幌子。

毕竟他可不是从这条路走上来的。
“只要收集全刀帐并满级,大人就可以去和政府提交申请了。”

政宗收回了视线,他迈步走近了距离他不远的本丸大门,伸手推开木门走了进去。他可听清楚了,是提交申请,也就是说可能不会被通过。想以此来平白束缚住苍龙吗?

Ha...可要有被龙反噬的心理准备呐。

他微眯了下未被遮掩的左眼,唇抿成一条直线以此显露出他对此的不满,政宗头也不回的放缓了步子继续往前行进,在狐狸窜到他前方引路时勾唇露出带着些许兴致勃勃意味的微笑。政宗打量着这座本丸,这将是他、独眼龙的新据点。

而那个所谓时政到底想要做什么,管他呢。
——最后总归是独眼龙的胜利。

“OK,那么现在,告诉我该怎么做,fox。”

他这么说着,将此前对方述说的情报自脑海中过了一遍。2205年,显然不属于己身的时代,而对方跟他提过,有几把刀跟他有关联,然而他并没有拥有,甚至更未曾听说过。

而以维护历史为目的,显然不会如此有恃无恐,毕竟和刀剑有关联。自然也是历史的一部分。那么,他,伊达政宗,并非这个地方的历史的一分子。

直接被拉扯到另一个世界,这种和熟悉的地方分离的感受算不上多么好受,而审神者的职业,显然敌人只有时间溯行军。希望这其中会有能让自己燃起战意的角色,否则可就太无聊了。

“审神者大人称呼我为狐之助就可以,每位审神者上任都要选择一把刀作为初始刀。”

政宗收敛了发散的思绪,对此稍微有了些兴趣,毕竟他的刀可未曾跟随他一起来到这个世界,即便用着不称手也总比没有武器来得好。狐之助将拉门打开,光照亮了昏暗的室内,五把打刀静静的躺在上头。

他的视线自每把刀的刀身上掠过,随即迈步上前拿起其中一把刀,出鞘于手中挥舞几下,收鞘放回。逐一试过之后稍作思索拿起了其中一把。

每一把都极为不错,若非只能选择一把全部留下他也是想的。而之所以选择这把不过是因为算得上最为好用的一把了,狐之助在他选择的时候便已经介绍过了。

以斩杀三十六人而得名的歌仙兼定。

他将刀往和服的腰带上随便一别,知晓下一个任务是出阵便要前往出阵的地方,而后知后觉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的狐之助忙挡住他行进的路线,端坐着对他说。

“审神者大人要将刀剑男士召唤出来才能够进行出阵任务。”

…嘁,不是给我使用吗。

他这么想着,却仍是将腰间的歌仙兼定抽出拿在手中。

“怎么做。”

“将大人的灵力传输进去就可以召唤出其中的刀剑男士了!”

这种抽象名词让政宗愣了一下,灵力,他有那玩意吗。他思索了下,特殊的力量他大抵能够猜出一些。那么先尝试一下。

传输、引导着发散和汇聚吗。他这么想着将平日战斗凝聚出来的战意汇聚起来包裹着刀身,微握紧手中的刀,便见打刀化作一道光。

面前骤然散下大量的樱花,穿着和服的紫发男子出现在他面前。

—“我叫歌仙兼定,热爱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指教。”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