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玄德

微博:季玄德
打游戏现充惹。
游戏战刻/茜色/fgo/刀男/阴阳师
台服战刻欢迎找我代肝!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刀剑BASARA】奥州【二】


*战b政宗注意
*政宗本丸
*有cp向。是一振目的烛台切光忠
*全文无刀解碎刀情节,可能出现链结情节。链结方式为提取灵力团塞【?】刀剑嘴里

文系刀吗。
…这是什么分类。

“请问您、是伊达政宗公吗?”

政宗迷茫了片刻便被对方犹疑的询问拉回了现实,那把刀似乎是认识他。不如说,是认识这个世界历史上的伊达政宗。对方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疑惑,随之补充着。

“我的旧主细川忠兴与您是好友。”

细川忠兴吗,仔细搜寻了下记忆并没有对这个名字的印象,而对方的尊称,显然。无论哪个世界,伊达政宗都不会籍籍无名。干脆的颔首回应了对方的问话。

“我是伊达政宗没错,不过我不认识细川忠兴。”
——“In fact.我也并不是你所知道的那位伊达政宗。”

歌仙被面前这位酷似政宗公的审神者的一席话弄得有点晕,不过大抵也还能勉强理解几分。而现下,自己是以初始刀的身份被唤出,那么显然是有更重要的任务的。

歌仙打量了一下政宗的装扮,这显然不是适合出战的衣服。可初始的任务是接连的,更换衣物这种事还是回来再说为好,他顿了顿,将话题转为介绍己身。

在狐之助的引路下到达传输装置时,政宗也差不多了解了歌仙的性格和能力。从细心程度和他不时瞥向己身衣物的担忧来看,很有小十郎的潜质。

至少在此时,还没有长谷部这把刀的伊达政宗是这么想的。

政宗看着罗盘似的东西,在狐之助的引导下勉强搞清楚了这东西的用法。他按照狐之助的话将时间线转到对方所说的时间节点。装置发散出耀眼的光芒将他们笼在其中。

政宗的视野再次清晰的时候,他们已经置身野外。狐之助继续着他的引导,在灌木丛中窜来窜去带着他们走向前方,他察觉到隐约的杀气而下意识将手自身前交错去抚摸腰侧的六爪,却是空无一物。

政宗愣了片刻便恢复了原本的姿势,有些不习惯的将手握成拳又再次松开。身体下意识的防备着,即便他大抵已经猜到,所谓的审神者不过是个摆设,真正的战斗要由刀剑男士来做。

为了压抑这不自在的感受而将双手交叠与胸前抱臂,身侧的刀剑男士突兀的加快步伐,单臂拦住他,他便堪堪顿住了步伐。

“劳烦您在此等候,我去侦查敌情。”

歌仙迈步走出一段距离,他看着距此不远的溯行军,仔细的观察了片刻,便撤回到政宗身边。低声通报着。

“方阵,请您指示。”

在对方侦查的时候差不多搞懂了怎么回事,觉得侦查浪费时间之余对于只有一振刃却仍需摆阵这样的规矩感到十分不解,却仍是遵循规矩说到。

“横队阵。”

他看着歌仙领命前去对战,刀刃间的交锋落到他眼里却是止不住的皱眉。刀本身应当比人更知道怎么使用自己,而如今却并非如此。歌仙近乎是尽了全力去对敌。

初始刀必须中伤才可能完成这项任务的规矩已经算是默认了。政宗不知道练度的问题,每把刀需要依靠战斗来将自己和本体磨合。逐渐去掌握属于自己的力量,而刀技亦是由此锻炼的。

歌仙的身上已经挂了伤,政宗看着他好似是被触怒到了,衣衫碎裂几片,刀刃打击的方位直冲弱点而去,将其中一名敌人斩于刀下时方且好了一点。

“刀剑男士已经中伤,那么大人,我们该返回……”

“他还能战斗。”

歌仙回来时听到的便是这个对话,他握紧了刀柄,看向那位有些陌生的政宗公,他现在的主。他看着对方向他走来,对他伸出手,说。

“把刀给我。”

那只注视着他的独眼里带着某种让他心悸的严肃,他将刀递了过去。狐之助的话语随之传来,而政宗并未理会,他便跟随着政宗继续往前走。

政宗握紧刀柄,身体近乎自然而然的便进入了随时准备战斗的状态,等到下一批敌人映入眼帘的时候。歌仙看到政宗的面容上出现了笑容,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战意。

政宗举刀,木屐于山林堆积的枯枝杂叶中迈步的确不算轻松。他寻觅着衔着短刀的溯行军的弱点,在对方以极快的速度俯冲下来的时候横刀格挡,侧刃反而抵压击退回去,而在下一刻,抽刀,劈斩。骨骼组成的怪物便就此碎裂在他们面前。

在政宗把刀塞回到他手里的时候,歌仙都是呆楞的。政宗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对于这种无聊的新手引导有些厌烦,战场上瞬息万变,一刻即生,一刻即死。这里却仍然是回合制,而敌人居然也遵循这个模式。

简直像是程序规定好的game。无聊至极。

“Ah...别浪费了你的刀,歌仙兼定。”

回到本丸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给歌仙手入,他看了看摆在他面前的盒子。将加速符往房门上的凹槽一拍,看着他的初始刀走出来的时候连衣服都变得完好无损。却也没做多余的问话。

初锻刀是在歌仙的协助下锻出的,还算是对他胃口。除了小小的一个孩子一直说着复仇这种话有点、违和,不过看起来和歌仙认识。

而在所有引导任务完成之后,政宗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独自尝试锻刀。

刀匠在一旁候着他做出选择。政宗凝神看了会炉子,思索了下最近因为似乎是什么、限锻?而赠送了大量资材,不过也不好乱用。保守的自50-999之间取了个折中数字。

all550。

锻刀炉上显示的两个3:00让他心情大好,听说这个时间段很大几率会出与「他」有关联的两把刀。他可是很期待和「伊达政宗」的刀的会见啊。他走了出去,不准备浪费加速在此事上,等待才是最有意思的事啊。

到时候可要给我个surprise才行呐。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