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少修

腾讯:2959335344
微博:季玄德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亮玄】段子集

【亮玄】段子集。
答应给璐璐的回礼,先放一个,感觉写的还是不对劲。 @陆樾。
这个的脑洞来源于出师表「廊外恍若先帝共臣把盏对弈似当年」

1.和了罢

黑子落定时,拥着手炉的男人蹙起了眉,他抬起头看向对坐于对面,轻晃羽扇的军师,将指尖夹着的白子攥到了掌心。他的面容上镌着几许岁月留下的褶皱,儒雅的男子看了他的动作轻笑着调侃。

—“陛下怎还不落子。”

他的面容带上了几分窘迫,将白子放回一旁的盒中。收手拢了拢暖手的炉子,唇角勾起弧度,带着几分无奈。他说。

“玄德自是比不过先生,便给我几分面子。”
“和了罢?”

诸葛亮晃了晃手中的羽扇,微凉的风将暖炉带给他的几分暖意吹去几许,他轻咳了一下,瞳眸中带着笑意,他看着蓝发中已经夹杂了几分暗淡灰色的君主,将棋子一枚枚捡在手里再放回盒内。

“好、那便和了罢。”

冬日的风似乎愈发刺骨了,诸葛亮将披在肩上的大氅拢的更紧了些,手指中捏着的白子与黑子交替更换落在纵横交错的棋盘上。暖手的炉子散着的热气也无法将手掌的冰冷驱散。

是一如当年的局面,白子无从落下,棋盘对面的人早已经不复存在。他悬着手好一会,浑浊的眼漫上些许水光,半晌,那悬着的手方且落下。他叹了口气,将棋子一枚枚的捡起收好。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先出口的却是剧烈的咳嗽。

好一会他才缓了过来,空落落的长廊下,他叹了一口气,视线停驻于棋盘对面的坐垫上,暖炉散出的热气被冷风拂去。他说。

“和了罢。”

是时光荏苒,物是人非。
刘备是学校内棋社的常客,熟知他的人都知晓他的棋技着实算不上好。然这棋社里却是有着一个校内有名的围棋天才。
—诸葛亮。

他们俩认识的开头倒也够莫名其妙,彼时专心与前辈对弈的诸葛亮,在一局了结后,碰见了陪刘邦来寻张良的刘备。当时是不认识的,可刘备偏偏下意识的一开口—
——“小亮亮?”

这下可惹了事。诸葛亮的反应确实平淡,但隔天学校里的流言便飞一样的传。刘备被诸葛亮找上门来,要求,对弈一局。

自然是输得极惨。

偏偏诸葛亮就好似盯上了他,每每都去寻他对弈几局,一来二去便也熟了。初时总是输得一败涂地,到了后来却也能赢上一局半子。更甚者,已经会开始耍赖了。

就好像现在。

刘备发了愁似的看着无从下手的棋盘,他悄悄看了眼诸葛亮的神情,把棋子往手里一攥,屈肘撑着桌子探出身,小声的跟对方打商量。

—“诸葛啊。你瞧都这么久了,我也输的够惨了、不如便和了罢?”

诸葛亮看了回去,刘备被他盯的发怵。却也就这么回看回去,唇角还带着一如既往地温和的笑。他提这句本就是玩笑话,正欲开口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便愣了。

他看见诸葛亮对着他笑,瞳眸中带着他看不透的追忆感怀,执棋的手指轻轻磕了下棋盘,以一种无奈而带着几分纵容的语气。

“和了罢。”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