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伏。

请勿在已经注明西皮的文下回复逆拆内容。雷生子。

[烛俱利]想不开[一]

爱听冷笑话的热水壶

躲避阳光的花

还关注前任动态的你
        ——现代诗《想不开》
大俱利伽罗翻书的动作顿了一下,他的视线在诗歌缀在末尾的名字上停留了片刻,下一刻他便将杂志合上放到了一边的杂志架上。他在原地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腿,随后迈步跨出了店门。

与书店内截然相反的灼热温度席卷而来,他微蹙眉,踌躇了一会儿还是选择站在书店与右侧便利店中间的空地等待。他从牛仔裤的兜里拿出手机,背着光微眯着眼看清了屏幕上显示的时间。

十一点整。

还有漫长的半个小时,大俱利伽罗抿了抿干涩的唇,将手机揣回兜里。他抬起头环视了下四周,最后停顿在街对面的冰饮店。他已经有些热了,一如既往地白色长袖与黑色的皮手套,还有耐磨的牛仔裤,左腕上为了遮掩暗金色的纹身还带了护腕。

这身搭配在温度高达三十度的天气着实难受得很。他走向街对面,买了两个牛奶口味的冰淇淋。他将左手拿着的自己的那份吃掉之后便将视线停驻在十字路口。

直到冰淇淋融化的液体滴落在他的手腕上,白色的液体在暗色的皮肤上格外明显,他收回目光犹豫了下,将这个正在融化的冰淇淋吃掉了。

距离书店门口不远处的一个女孩子挽着女伴的手有些害羞的在说些什么,视线不时的在大俱利伽罗的身上停留。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只是在便利店买了包湿巾擦去手上凝固的冰淇淋融化留下的痕迹。

大俱利伽罗的额角渗出些许汗来,他将手套脱下来卷在一起塞到兜里,右臂的袖子也被他挽了起来。他有些焦躁,再次看了眼时间,这次他没有把手机揣回去,而是拿在手里。

十一点十五分。

他要等的人还没有来。大俱利伽罗思索着要不要去买瓶冰水,或者再去买个冰淇淋。等他下了决定再去买一个冰淇淋而迈出脚的时候,他的路被挡住了。

他有些疑惑的看向挡住他路的女孩子。扎着很可爱的双马尾,长相也十分甜美。大抵是十分受男生欢迎的类型,他想着。

女孩子的手扣在一起,很紧张的样子,在大俱利伽罗想要绕开她走过去时,她终于鼓足了勇气似的,抬起手臂拦住他。开口问道。

“我叫上杉珍露,请问你的名字是?”

大俱利伽罗微蹙眉,与烛台切光忠一起出来玩的时候经常有人这么对烛台切光忠搭讪,他大抵知道她的目的了。他开口回应,语气没有半分起伏。

“没兴趣。”
——“我对你没兴趣。”

女孩子或许被这个过于直白的拒绝刺激到了,怔了一会才有些尴尬的微微俯身,低声说了句抱歉跑回了同伴身边。那个看起来稍有些成熟的女孩子安抚着她,大俱利伽罗注意到对方瞥了他一眼,他没有在意,显然没有打破了少女心的自觉,他穿过马路,这次他没有离开冰饮店。

他将冰淇淋慢条斯理的吃完,冰淇淋融化了的白色水液蜿蜒着顺着他的指尖滴落,蛋卷在口腔中反复咀嚼。用牙齿磨成粉末,又混杂着唾液化作一团浆糊。他抽出纸一点点擦去手上黏腻的水液,最后看了一眼时间。

十一点二十五分。

「差不多了。」

他这么想着,看向了路口。那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内,他放松下来,焦躁的心情一扫而空。他再次买了一个冰淇淋,香草味,与牛奶口味相比更为鲜亮些的白,散发着不同于牛奶的清香。他快步走向对方,挥了挥左臂,短促却响亮的喊到。

——“光忠。”

Tbc.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因为这对粮平均质量很高,所以我其实有点,怂←
我得说。我写的这么纯洁为什么乐乎会和谐啊!!!
啊??????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