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玄德

微博:季玄德
打游戏现充惹。
游戏战刻/茜色/fgo/刀男/阴阳师
台服战刻欢迎找我代肝!
以上。是个鸽子。咕咕咕。

我活的好悲伤我在雨里杀肖邦。我真的只想吃闪水仙,Alpha爱情那种。不想吃Omega姐妹情,也不想吃拉二闪前提下的闪水仙,我死了。我求你们拉二闪不要搞闪水仙好吗。什么操作啊,拉二看两个闪○○然后再去做两个闪…??太会玩了吧??

救命啊为什么闪水仙这么ooc,我一堆坑没填性格还没琢磨好我不想割腿肉了。

啊!!!!!!!!!!!

疯掉.jpg


“要什么都公允,那可太难了,人本身就是偏心的、真要说事事公允,不在意的自然也就过去了,在意的即便不说,也铭刻在心里。”

“你觉着自己偏向对方、可对方又怎么想呢。”

“胆小的人莫不似我这般,受了些伤便只想着逃,忍住了痛跑回来便一再噎声,意识到没那个资本也没那个资格自然就敛声收心,半点不漏了。”
“将心比心说着容易,思维不同如何将心比心,人家与你交往,恪守自身是为了你也这般、做不到?做不到便直说。理由说了再多,对人家也不如一句做不到利落。”

“扯多了,人家也只当自己不够格被你这样对待,可不管什么理由。”
——“言尽于此,你若还不懂,榆木脑袋、多读点圣贤书吧。”

尝试置顶?
语c退圈老年人,目前现充打游戏养老。
皮下高二,写文为了自己开心,更新不更新随缘,把我炖汤也要咕咕咕(靠)

游戏战刻/茜色/刀男/fgo/阴阳师。
不知道写什么了,这样吧。

醉了,列里有个霹雳推,以前喜欢魔道产出过,就因为推送了魔道和霹雳的好看同人,关注他的粉丝找上门辱骂这个人,把他骂的决定放弃继续产出。

这种因为一点事不明就里就上门辱骂的傻逼少一个是一个好吗。
不喜欢直接取关,你上门辱骂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啊??

#群宣劳k

我。夕成钰,此刻面临一个重 大 难 题。
——思考怎么把群宣写的生动又有乐趣还有逼格。
此时此刻,我捏着毛笔再一次让墨水滴在宣纸上晕了一大块,懊恼的把纸团起来丢到脚边。

——先生,派我出任务吧,我真的不擅长这种东西啊!!让我给您做菜都成!

好了,我可以假装这是群宣吗。

——被武当的师兄们拖了下去——
各位少侠好,这里有一个新生语c群等着您的到来。可以是npc,可以说原创,这里圆您一个楚留香世界的江湖梦。贫道武当大弟子郑居和,群内还有暗香小师弟,云梦师姐,以及我的师弟。我们都等着您的到来。

【os:md怎么像酒店招客】
————
好啦,正经的。这是一个楚留香的语c群,入群先审,然后加入戏群。具体看p1截图。
是微审。但绝非无脑p。
群初建,但我们会努力经营。npc皮不可重,但可以幼体。
群里目前仅有郑居和与宋居亦二位师兄。
以及武当弟子一位、还有暗香弟子一名。
……陡然意识到自己被三位武当包围的暗香弟子瑟瑟发抖。

——总而言之,欢迎你的加入
——【我怎么也说的像揽客】

【烛政烛】七夕贺文ooc注意

“怎么了,光忠。”

听得见门扉开启的细微声响,即便对方已经十分小心。这是回归伊达的第一个年头,无人反对对方成为自己的「妻子」,但对于自己与对方却是明显不看好的。
的确,烛台切光忠是付丧神,即便是八百万神明中的末席,寿命也远比人类悠长。

“因为这么晚还没有归寝,稍微有些担心您。”

身处人种繁杂的异世界,了解了颇多节日。因着繁忙而迟钝的思维调动记忆。…似乎是东方的情人节一类的存在吧。
—“来这边坐下。”

伊达政宗这么说着,拍了拍腿边的空地。沉闷的声响后,热源的贴近使得因夜风而促使的寒凉缓解许多。他撑着桌面,起身凑近付丧神,在他唇角落了个不轻不重的吻。

—“节日快乐。”

在那只独眼中浮现出疑惑的神情时,伊达政宗笑了,他双手贴在对方侧颊,歪了歪头吻上对方的唇,舌尖挑开齿关。将这个吻加深。
烛台切光忠伸出手,犹豫了片刻,搂住了伊达政宗,配合的将亲吻进行着。

不必说的言语在无声中传述。

我爱你。

尽我所能。

【刀剑BASARA】奥州【九】


「我将会用我的一切去爱你,直至此世的终结。」

真是肉麻、那群作者写出这种东西完全不会感到不对劲的吗。伊达政宗这么想着,关闭了标有「乙女向」的同人论坛,同时抬手搓了搓胳膊试图让泛起全身的鸡皮疙瘩消去一些。而门扉极为恰巧的被叩响,近侍的声音传达过来。

—“政宗公,该用餐了。”

“OK,我这就来。”
他这么回复着,将笔记本合上。
————

巷战。
实在是棘手,六振太刀在并不宽敞的巷子中无法伸展。…更不用说执意跟来的、并不擅长这种战斗的独眼太刀。他横刀与苦无的尖端对击、僵持不下的模样,所幸之后有小夜的协助,有惊无险。

残兵败将中骤然窜出一道骸骨,直袭政宗。
「哈、以为这样的劣态就能将龙枭首吗?天真!」

只是透过六爪的缝隙、

最后映入政宗的视野的,并非是苦无的锋芒,而是烛台切光忠身上溅出的血。
…这家伙、乱来什么!!!


撤退。

【没带出去。打扰tag

上色火葬场。
梵天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