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伏。

请勿在已经注明西皮的文下回复逆拆内容。雷生子。

将你的好脾气与坏脾气都交付于我吧,将悲伤与失落亦是交付于我。我想给予你我所有的快乐,可最后能做到的只有莫名的不安与低落,我想、
再多宠你一些。

啊,莫名的负能。

一个不负责任的群宣
——————
包容任何cp讨论
不禁拉郎配
不禁卖安利
不禁主流或者非主流cp
吃某对冷cp或者所有排列组合都可以来玩
前提是别洁癖
吃不下别人安利的cp也请保持礼貌
和谐讨论脑洞
随缘内部产粮
——————
我主吃斑因,群里还有修柱/佐泉/带佐/双斑/斑虫/
四卡
以及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脑不到的奇怪cp姿势
——————

587077972

单抽出奇迹。不赌连抽。

其实是攒不起来

补一下被吞的肉。

https://m.weibo.cn/5908929736/4138635881840552

https://m.weibo.cn/5908929736/4138637177975065

https://m.weibo.cn/5908929736/4138638478678448

就是。留个评论吗。好的坏的都可以。

...给我点动力就好。

现代paro。段子,ooc。

“你的变化很大。”

铠抬起头看向出声的人,记不太清是谁了,似乎是曾经打过架的对头,叫兰陵王来着。他蹙了蹙眉,看着对方拉出桌子对面的椅子径自坐下。对方看着他,铠有些不好的预感,手中还剩半罐可乐的易拉罐被他捏的有些变形。

“怎么。”

错误的回话。话语刚出口铠就后悔了,而却没有阻止兰陵王接着说下去。

“三年前你是怎么想的,跟我们打架带魔仙棒?”
——“哦对,还是粉色的。”

兰陵王看到铠的表情变得难以言喻,铠喝了一口可乐。半晌闷声说。

“...拿错包了。”

梗源空间。
[如果三年前我没错拿我妹妹的包,可能我现在还是个不良少年,当我们洪兴帮和隔壁班约架,其他兄弟们纷纷拿出刀,剑,电棍的时候,我拿出了巴啦啦小魔仙的魔仙棒,那一瞬间我觉得我这个老大当不下去了。]

那个...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全国卷一。
双烛。

熊猫饲养员长船光忠与美食家烛台切光忠的故事。
私设长船光忠为长发,不带眼罩,以做区分。
相貌相似的两个人,却不是兄弟呢。←

全国卷二。
烛俱利。

6个古诗句选2-3个,自行立意,确定文体,自拟题目:

  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②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③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④受光于庭户见一堂,受光于天下照四方
  ⑤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二四五。

这个思路不太明晰。
是由三个故事来写烛俱利之间由一般友人到至交好友再到恋人吧。

[烛俱利]想不开[一]

爱听冷笑话的热水壶

躲避阳光的花

还关注前任动态的你
        ——现代诗《想不开》
大俱利伽罗翻书的动作顿了一下,他的视线在诗歌缀在末尾的名字上停留了片刻,下一刻他便将杂志合上放到了一边的杂志架上。他在原地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腿,随后迈步跨出了店门。

与书店内截然相反的灼热温度席卷而来,他微蹙眉,踌躇了一会儿还是选择站在书店与右侧便利店中间的空地等待。他从牛仔裤的兜里拿出手机,背着光微眯着眼看清了屏幕上显示的时间。

十一点整。

还有漫长的半个小时,大俱利伽罗抿了抿干涩的唇,将手机揣回兜里。他抬起头环视了下四周,最后停顿在街对面的冰饮店。他已经有些热了,一如既往地白色长袖与黑色的皮手套,还有耐磨的牛仔裤,左腕上为了遮掩暗金色的纹身还带了护腕。

这身搭配在温度高达三十度的天气着实难受得很。他走向街对面,买了两个牛奶口味的冰淇淋。他将左手拿着的自己的那份吃掉之后便将视线停驻在十字路口。

直到冰淇淋融化的液体滴落在他的手腕上,白色的液体在暗色的皮肤上格外明显,他收回目光犹豫了下,将这个正在融化的冰淇淋吃掉了。

距离书店门口不远处的一个女孩子挽着女伴的手有些害羞的在说些什么,视线不时的在大俱利伽罗的身上停留。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只是在便利店买了包湿巾擦去手上凝固的冰淇淋融化留下的痕迹。

大俱利伽罗的额角渗出些许汗来,他将手套脱下来卷在一起塞到兜里,右臂的袖子也被他挽了起来。他有些焦躁,再次看了眼时间,这次他没有把手机揣回去,而是拿在手里。

十一点十五分。

他要等的人还没有来。大俱利伽罗思索着要不要去买瓶冰水,或者再去买个冰淇淋。等他下了决定再去买一个冰淇淋而迈出脚的时候,他的路被挡住了。

他有些疑惑的看向挡住他路的女孩子。扎着很可爱的双马尾,长相也十分甜美。大抵是十分受男生欢迎的类型,他想着。

女孩子的手扣在一起,很紧张的样子,在大俱利伽罗想要绕开她走过去时,她终于鼓足了勇气似的,抬起手臂拦住他。开口问道。

“我叫上杉珍露,请问你的名字是?”

大俱利伽罗微蹙眉,与烛台切光忠一起出来玩的时候经常有人这么对烛台切光忠搭讪,他大抵知道她的目的了。他开口回应,语气没有半分起伏。

“没兴趣。”
——“我对你没兴趣。”

女孩子或许被这个过于直白的拒绝刺激到了,怔了一会才有些尴尬的微微俯身,低声说了句抱歉跑回了同伴身边。那个看起来稍有些成熟的女孩子安抚着她,大俱利伽罗注意到对方瞥了他一眼,他没有在意,显然没有打破了少女心的自觉,他穿过马路,这次他没有离开冰饮店。

他将冰淇淋慢条斯理的吃完,冰淇淋融化了的白色水液蜿蜒着顺着他的指尖滴落,蛋卷在口腔中反复咀嚼。用牙齿磨成粉末,又混杂着唾液化作一团浆糊。他抽出纸一点点擦去手上黏腻的水液,最后看了一眼时间。

十一点二十五分。

「差不多了。」

他这么想着,看向了路口。那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内,他放松下来,焦躁的心情一扫而空。他再次买了一个冰淇淋,香草味,与牛奶口味相比更为鲜亮些的白,散发着不同于牛奶的清香。他快步走向对方,挥了挥左臂,短促却响亮的喊到。

——“光忠。”

Tbc.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因为这对粮平均质量很高,所以我其实有点,怂←
我得说。我写的这么纯洁为什么乐乎会和谐啊!!!
啊??????

我写的那么纯洁。为什么会被吞?